标王 热搜: 电动汽车  北汽新能源  电动汽车充电桩  充电桩  充电站  北汽  第一电动汽车  电动车  试驾  汽车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池资讯 » 企业新闻 » 正文

团队、技术遭窃?“间谍案”战火烧到中资品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3-02-06  浏览次数:1626
核心提示:2017年上海车展期间,时任保时捷总裁的Oliver Blume在众泰展台SR9面前伫立、一脸难以置信的瞬间被摄影师捕捉到,成为了业内广为
       2017年上海车展期间,时任保时捷总裁的Oliver Blume在众泰展台SR9面前伫立、一脸难以置信的瞬间被摄影师捕捉到,成为了业内广为流传的尴尬“名场面”。众泰虽不能代表中国车企,一时间却“声名远扬”,成为了中国品牌抄袭、山寨的代名词。
       而彼时,绝大多数中国车企都已逐步走上正向开发的道路,自此之后中国品牌更是通过夜以继日的不断追赶、自主研发,如今已在诸多领域实现了从追赶到赶超的大幅度进步,尤其在纯电动汽车以及智能化、网联化等方面,中国品牌的进步在全球范围内有目共睹。甚至,当提及等值于40万元人民币的纯电动汽车时,如今外国消费者也会想到蔚来、比亚迪、极氪等中国品牌。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过去外资品牌在传统燃油车方面有着远超中国品牌的实力与经验,但切换至新能源赛道后,中国品牌以“科技与狠活儿”展现出了惊人的爆发力。
       今天的主角并非消费者耳熟能详的中国品牌,而是由中国万向集团收购的Karma Automotive LLC(以下简称Karma)。美国电动车初创公司Lordstown Motors Corp.(以下简称LMC)与其发生了一起商业纠纷。
       LMC被指借合作之名 行苟且之事
       2020年10月,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尔湾市的Karma向地方法院提交了一份起诉书,指控俄亥俄州的LMC违反合同,“厚颜无耻地窃取”知识产权并挖走了参与Karma信息娱乐系统开发的员工。
       根据诉讼,两家公司于2020年2月签署了保密协议,允许LMC在五个月的时间内查看Karma的商业机密,以评估LMC旗下的Endurance皮卡能否使用Karma的信息娱乐系统(当时该系统正在开发中)。诉讼中指出,Karma和LMC于同年6月11日签署了一份意向书,详细说明了合作伙伴关系,LMC于7月9日通知Karma计划继续前进,并承诺向Karma支付款项。
       Karma表示,合作是假,支票未曾收到。
       8月6日,LMC取消了合作项目。但LMC利用从Karma窃取的商业机密并通过“挖墙脚”的形式组建了LMC Infotainment Group(LMC信息娱乐集团),法庭文件将其描述为“典型的企业间谍案件”。
       值得注意的是,Karma的诉讼中将两名目前在LMC工作的前员工列为了被告,其中一名是Karma信息娱乐开发的前总监Roger J. Durre。Karma声称LMC早在2020年4月就开始与Durre讨论将他所带领的团队过渡到LMC的计划,3月30日,Durre使用其在Karma计算机上的个人电子邮件帐户,与商业房地产经纪人沟通商业办公空间的选址问题。诉讼称,这些谈判断断续续地持续到8月份,以帮助LMC在奥兰治县找到商业空间。
       2020年7月30日,也就是LMC宣告与Karma终止合作的前7天,曾在Karma担任首席工程师/工程副总裁的Darren Post(现任LMC首席技术官)给Durre发送电子邮件,内容是估算在不使用Karma信息娱乐系统的情况下,LMC通过雇佣Durre和他的团队所节省的成本。作为诉讼证据的一部分,这封电子邮件显示,Post估计LMC雇佣Durre的团队将比直接和Karma合作节省460万美元。诉讼强调,“这封电子邮件是LMC意图破坏与Karma的合作关系,挖掘员工并盗用Karma商业机密的关键证据”。此外,另一份报告显示,Durre于2020年8月1日获得LMC的软件工作总监职位,并于8月3日被列入新公司的薪资系统,但他真正从老东家Karma离开却是在9月1日。在此期间,Durre下载了至少七个Karma的文件,其中包含商业机密和机密信息,并故意删除了数千个Karma的文件。
       起初,LMC对Karma的起诉全盘否认,在法庭文件中,LMC称Karma的指控是“虚构的故事”和“幻想”。LMC的理由有以下几点:由于硬件差异,LMC无法将Karma所谓的私人信息应用到其卡车Endurance的信息娱乐系统中;前Karma员工选择加入LMC,是因为Karma自身工程业务的调整;由于成本原因LMC没有购买Karma的信息娱乐系统,而目前在LMC工作的Karma前员工,在工作中“根本没有使用”Karma的商业秘密或机密信息。
       由于LMC否认了Karma的指控加之调查需要时间,在最初的诉讼中,Karma要求对LMC实施临时和永久禁令,以防止LMC使用Karma的任何知识产权,但这一要求被驳回。
       新证据发现 Karma追加诉讼范围
       2021年,Karma基于新发现的线索扩大了对LMC的诉讼范围,从最初的10项指控扩大至28项,增加了包括阴谋,欺诈和RICO指控(Racketeering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反勒索及受贿组织法》,美国联邦法律)。同时将LMC首席执行官Steve Burns,现任总裁Rich Schmidt,首席运营官John LeFleur和Post列为被告。
       法庭文件显示,Karma声称LMC利用潜在协议作为“诡计”,以便从Karma获得与信息娱乐系统相关的专有信息。然而,所谓的盗窃不仅限于Karma的信息娱乐系统,而是设下了一个更大局,其中包括“有关Karma车辆几乎每个方面的高度机密和专有信息”。例如,LMC逐字复制了Karma关于车辆动力改装系统的技术规范之一,这是一项核心技术,规定了整个电动汽车的电源管理。在法庭的文件中对LMC的行为这样描述:“被告厚颜无耻地、懒惰地在他们技术规格的首页上打上'Lordstown'的字样,却未在正文中删除‘Karma’字样。”
         向法院提交的新文件还称,被告窃取了Karma开发计划的整个部分,然后将其复制并粘贴到他们自己的公司文件中,其中包括软件和硬件项目计划和时间表,硬件规格,设计文件以及确定定价和电动汽车所用组件的材料清单。法庭文件还指控LMC甚至窃取了“Karma新车辆的秘密计划”。
“简而言之,LMC谎称其对联合开发协议感兴趣,以进一步获取Karma的商业秘密,并了解Karma的哪些员工可以通过窃取Karma的商业秘密和想法,来最直接地帮助LMC。”修改后的诉讼中写道。
        随着Karma提供的证据愈发充分,法院的几份公开文件里已经有了较为明显的倾向,特别是关注到LMC在法庭明令要求交出证据的情况下发生了销毁证据的事,引得法庭直接对LMC做出了罚款,并在之后的当庭辩论中要求陪审团将销毁的证据认定为对karma的论点有利。
       而通过这次“神仙打架”不难发现,如果说原来中国品牌抄袭外国品牌是拿着皮尺去丈量、拆了别人的产品去仿制,都是“低端玩家”的低端手法,那么如今外资品牌来窃取中资品牌的核心技术,真可谓是“高智商犯罪”的典型代表了。而且不仅是挖技术,就连团队也要打包带走,这也从侧面反映出近几年中国品牌的技术实力实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以至于部分技术不再能通过简单的抄袭、模仿而实现。
       Karma和LMC是谁?
       或许中国消费者对Karma和LMC都非常陌生,明明是一起发生在美国的商业纠纷,怎么还有中资品牌的事?事实上,Karma是一家名副其实的中资车企。
        2007年,由前宝马设计师Henrik Fisker创办的豪华新能源汽车公司Fisker Automotive正式成立,旗下首款电动豪华跑车Karma于2009年正式发布,并迅速受到了众多好莱坞明星的追捧,令其成为了和特斯拉齐名的豪华新能源车品牌。但Fisker之后的经营陷入困境,并于2014年被万向集团以1.492亿美元收购并改名为Karma汽车。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万向在中国拿到第六张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但当年却并没有将Karma业务发展到中国的打算。
       2017年,万向正式复活这一被称为“特斯拉一生之敌”的品牌,推出了新车Karma Revero,售价约为13万美元。Karma对标的是阿斯顿·马丁、迈凯伦、兰博基尼和保时捷。市场布局方面,Karma将以美国加州为中心,然后扩展到北美和欧洲,最后才是中国市场。在万向集团看来,加州是全球法律法规的制高点,如果Karma首先进攻的就是最高端市场,对标的是最严格标准。“Karma的产品永远是在加州生产,然后出口到中国”。这让Karma的打法别具一格——作为一家中资车企,但战略和业务重心都不在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Karma的东家的万向集团,其前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鲁冠球入选“2022汽车名人堂”,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据悉,汽车名人堂创立于1939年,此前的入选者包括福特家族本森·福特、丰田汽车创始人丰田喜一郎、奔驰汽车创始人卡尔·本茨等,可见,汽车名人堂基本代表了汽车领域对个人的最高认可,截至目前,汽车名人堂共有近800人入选。
       而成立于2018年的LMC,是由美国货运卡车制造商Workhorse前首席执行官Steve Burns创立。借助通用汽车削减成本的机会,LMC于2019年5月获得了被关闭的洛兹敦工厂。在收获生产基地的次年3月,LMC以1200万美元的价格和公司10%的股权,从老东家Workhorse处购得W-15皮卡的知识产权,并在此基础上开发自有品牌的电动皮卡Endurance。2020年10月,LMC与一家名为DiamondPeak Holdings的空壳公司合并,以特殊收购公司(SPAC)的方式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初期,这家新势力的估值一度达到16亿美元。
       别看LMC成立时间不长,但LMC的Endurance皮卡受到了青睐,其中,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还亲自为其LMC站过台。并且,富士康也看好该公司的发展,2021年11月11日,富士康披露公告称,同意正式收购LMC位于俄亥俄州洛兹敦的工厂,此前,富士康在2021年10月便与LMC签署框架协议,以约5000万美元收购其4%的股份,并以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面积约合58万平方米的工厂。此外,富士康还同意代工洛兹敦汽车旗下的电动皮卡Endurance。
       据悉,由鸿海(富士康母公司)制造的电动皮卡Endurance系列车款已开始出货,首批将有500辆电动皮卡陆续从俄亥俄州厂区交车。LMC表示,Endurance电动皮卡已经获得美国环境保护局(EPA)和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CARB)认证,第一批消费者订购车款,约有500辆已经从鸿海俄亥俄州电动汽车厂区离厂交车给消费者,并且Endurance还入围了2022年北美年度度卡车大奖,最终名单将于2023年1月公布。
       虽然,LMC看似正在走上正轨,但其面临的问题也不少。除了此前推迟交付时间之外,还有一家名为兴登堡研究的做空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一份针对LMC的报告。报告指出,LMC通过夸大实际订单需求来误导投资者,而该公司的资金储备根本不足以支持成规模的订单生产与交付。同时,做空公司表示LMC的电动皮卡离实际量产还需3~4年时间,并指控创始人在出售股份等方面存在违规行为。更令其困扰的是,LMC还被曝光一辆原型车起火,尽管该公司声称汽车生产早已自动化,火灾是因为“人为错误”造成的,但LMC原本不高的口碑还是进一步跌入深渊。在经历了破产危机和人事震荡后,LMC股价进一步暴跌,并再无回涨之迹象。进入11月后,LMC股价仅5美元左右,只有巅峰时期的六分之一。
       随着双方对薄公堂,未来更多的细节会被披露。   
 
 
[ 电池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电池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域名转让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皖ICP备15007041号